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酿酒师在宁夏

国际酿酒师挑战赛,让世界了解宁夏

来源: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

2018-02-01
  当接到邀请为《国际酿酒师在宁夏》做序言时,蓦然回首,我突然意识到5年前对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提出的建议居然都实现了,我认为我可以谈一谈我对这件事情的一些想法。
  2012年4月,我出差到银川,刚上任宁夏葡萄花卉产业发展局局长的曹凯龙先生就约我商谈如何解决宁夏葡萄产业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曹局长很谦逊,也很着急。那时宁夏政府在制定葡萄产业规划中就明确提出,要坚定不移的全面推进贺兰山东麓百万亩葡萄长廊建设,走酒庄酒模式,走国际化、高端化、品牌化的路线,要绘制“一心、三城、十镇、百庄”的宏伟蓝图。尽管宁夏产区风土条件对于种植酿酒葡萄潜力巨大,但是对于地理优势并不凸显的宁夏来讲,走国际化路线谈何容易。
  宁夏是片沃土,是我梦想启航的地方。结合自身的法国求学经历,我深知走国际化路线对于一个刚起步的葡萄酒产区的发展有多么重要。于是我在思考之后大胆提出建议:宁夏可以尝试举办“世界葡萄酒奥运会”,选手就是各国酿酒师。与此同时,我也提出了意见“它很难,有太多的不确定因数”。令我吃惊的是,2012年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博览会”上,这项被誉为“很难”的事情,被刚成立不久的宁夏葡萄花卉发展局用了仅4个月的时间做到了,而且做得有模有样,可圈可点。当然,赛事举办过程中,我的两位朋友必须要提到:一位是中国农业大学的马会勤教授,另一位是加拿大葡萄酒围城中国区负责人Jim·Borce(吉姆-博伊斯)先生,他们为这项赛事贡献了诸多的汗水和智慧 。
  统一发酵车间、统一发酵设备,统一原料,唯一的变量就是酿酒师不同。比赛周期两年,看谁能用同一块地的葡萄酿造出最具特色的酒,这就是当时比赛的唯一规则。这一年,有包括法国、澳大利亚、南非、美国、新西兰、西班牙6个国家的10名酿酒师被选中参加了比赛。
  我很清楚宁夏当时基于什么考虑组织了这场比赛。初衷很简单,尽管在当时宁夏产区发展有20多年历史,但是宁夏缺酿酒师,酿酒技术欠缺,管理简单粗放,这是当时摆在所有人面前的现实问题。宁夏产区非常渴望人才,需要马上解决遏制宁夏产区发展的突出问题--把好的葡萄酿成优质的葡萄酒。
  有付出就有回报。显然这一决定现在看来是对的,成绩有目共睹:由于第一届世界酿酒师邀请赛的举办,国际酿酒师的技术交流带动了巴格斯酒庄、兰一酒庄、贺兰芳华酒庄等一大批酒庄的迅速崛起,也培养了包括张静、邵青松、李文超、邓钟翔、张铖、鹿永亮等一批本土年轻酿酒师的快速成长。截至今天,来到宁夏的国际酿酒师有近一半先后都留了下来,并签约担任宁夏酒庄酿酒师或酿酒顾问,成为宁夏葡萄产业的中坚力量,现在,走到每一座酒庄几乎都会发现在“崇洋媚外”。由于国际酿酒师来到了宁夏,酿酒师所在的地方媒体也被带到了宁夏,许多酿酒师回国后也成为了当地葡萄酒行业的“明星”。越来越多的国际媒体和世界产区开始都关注宁夏葡萄酒,包括被誉为世界葡萄酒第一夫人的“杰西斯·罗宾逊”也专门撰文描述了这一赛事;2013年,宁夏银色高地酒庄和贺兰晴雪酒庄被列入了《世界葡萄酒地图》;美国CBS电视台更是提出“宁夏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纳帕”的声音;越来越多的葡萄酒大师(MW)、专家学者及各类从事葡萄酒的“洋面孔”扎堆在了宁夏葡萄酒产区;2013年,美国纽约时报评选的全球必去的46个最佳旅游地,宁夏和巴黎等世界著名景区名列其中,入选理由就是“在宁夏可以酿造出中国最好的葡萄酒”。
  由于2012第一届比赛的成功举办,且宁夏酒庄建设数量迅速增多,宁夏政府决定在第一届比赛的基础上,2015年继续举办第二届世界酿酒师邀请赛,这一次,宁夏向全世界葡萄酒国家和产区发出了邀请,最终吸引到了23个国家和地区的48名国际酿酒师,几乎涵盖了大部分的世界葡萄酒主流生产国,而宁夏的每一个酒庄几乎都会有国际酿酒师进行比赛和服务:迦南美地酒庄的雷司令、蒲尚酒庄的马瑟兰等宁夏之前并不广泛种植的国际流行品种开始普及,“微氧发酵”“柔性压榨”“干冰低温浸渍”等国际上的常用先进技术也开始在宁夏一些酒庄逐渐流行,据我所知, 该项目开展5年以来,由于先进技术的支持, 先后有40多家酒庄的300余款葡萄酒在国内外各类大赛中获得奖项,而这一数字还将会继续加大。像廖祖宋、马捷等这些科班出身的中国孩子,越来越多的国外留学生毕业后选择扎根宁夏;而长城云漠酒庄的总经理马永明先生、米擒酒庄的总工梁百吉先生等这些高技术性人才更是在宁夏一扎根就好多年,宁夏也成为了中国葡萄酒人才的“移民区”。
  由于国际酿酒师与宁夏相互交流更是促成了一大批新的国际合作项目落户宁夏。由西向东酒业公司、美夏酒业一些国际经销商也将留世酒庄、迦南美地、立兰酒庄等一些精品化宁夏酒庄列入了采购清单。宁夏葡萄酒被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城连续3年推介品鉴用酒,宁夏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与波尔多葡萄酒城建立了合作关系,成为其琥珀级合作单位,宁夏成为中国唯一在波尔多葡萄酒城亮相展示的产区。11个酒庄的14款葡萄酒成为外交部接待用酒,外交部王毅部长称赞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2款银色高地酒庄的葡萄酒成为李克强总理招待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国宴用酒。与国际葡萄酒教育家协会(美国)互为会员,实施了葡萄酒教育行动计划,将《认证服务业与饮品专家》(HBSC)课程引进中国。与新西兰马尔堡大区建立友好联系,在宁夏青铜峡市鸽子山共建“新中马尔堡培训酒庄”。与格鲁吉亚农业部达成全面合作意向,将格鲁吉亚古法酿造技术传授宁夏,将葡萄酒博物馆建在宁夏。爱尔兰国家将宁夏葡萄酒旅游与爱尔兰水彩画艺术相结合,制作拍摄了系列教学纪录片在爱尔兰国家电视台播放。国内外导演组争相要将银色高地与吉列的酒庄爱情故事,加贝兰的创业成名故事等做为影视作品题材进行拍摄。葡萄产业发展逐渐凸显一二三产联动的态势,而围绕宁夏葡萄文化产业也在处处开花。
  我在国外考察的时候,一提到中国葡萄酒,经常会有许多外国朋友提到宁夏,深谈起来,转了一大圈都是朋友的朋友在宁夏,让人有时候会觉得世界很小,而越来越多的宁夏人也通过这项比赛认识了外面的世界,与这些国际酿酒师走动起来就像中国的走亲戚一样,许多的庄主都通过这些国际酿酒师朋友的推荐,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攻读葡萄酒相关专业,我想这是比赛所产生的另外一种情感纽带关系,这在我看来是非常珍贵的财富。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7月18日—20日去宁夏视察时指出:“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品质优良。发展葡萄酒产业,路子是对的,要坚持走下去”。总书记的肯定是对宁夏进一步发展好葡萄酒产业给予了极大的信心和鼓舞。而宁夏也通过两届“世界酿酒师邀请赛”的举办,将宁夏的葡萄酒风采展现在了世界葡萄酒舞台,宁夏产区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中国葡萄酒与世界葡萄酒交流的平台。私下讲,由于自己的建议,能为宁夏做这么多事情,我是骄傲和自豪的。我认为,“世界酿酒师邀请赛”是一种契机,是一种模式,更是一种“四两拨千斤”“小省区办大会”的宁夏智慧。在我看来,“国际酿酒师邀请赛”所带来的积极作用尚在襁褓当中,随着时间推移,它会继续迸发出更为惊人的力量。我也坚信,通过宁夏产区的不懈努力,宁夏的葡萄产业能力将持续增强,全面打造宁夏产区的“紫色名片”美丽梦想也终将实现,这也是我对宁夏产区的真情祝愿和期盼。
  祝宁夏贺兰山东麓明天更美好。
李德美
  2017年7月 北京
责任编辑:王莹